此案如何定性

据【郑雪娇】报道:

                                    

一、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赵某某与被害人杨某某在曹妃甸区五农场某施工工地共同卸钢梁,赵某某负责驾驶汽车吊车吊钢梁,杨某某负责用板卡(一个卡住钢梁的半U型的卡子)勾住钢梁,再指挥起吊。因二人干活默契,为了提高效率,节省时间,在操作过程中,杨某某直接站在装钢梁的板车上挂钩(板卡),赵某某看见后也没有提醒。当钢梁被吊起一定的高度后,杨某某便想从吊起的钢梁下面钻过去,其刚探头准备钻的一瞬间,板卡松动导致被吊起的钢梁瞬间失去平衡,重心偏移,直接砸到杨某某的身体上,杨某某整个人被砸倒,这时整个钢梁脱钩,压在了杨某某的身上,造成杨某某死亡。经唐山市曹妃甸区质量技术监督局证明赵某某驾驶的汽车吊车不属于特种设备。

    二、分歧意见

关于本案的定性,有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赵某某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理由是本案发生在生产、作业中,赵某某作为汽车吊车的司机,对生产作业具有实际控制,其作为专业司机明知操作行为违反安全管理规定,已经预见到用板卡挂钢梁会发生他人伤亡的危害后果,但过于自信,造成杨某某死亡。

第二种意见认为赵某某无罪。因为首先是被害人杨某某直接操作的板卡,板卡卡的是否结实,杨某某负有直接责任。其次,杨某某自己为图方便,挂好钢梁仍不下车,还意图从钢梁下穿过,把自己置于了危险之中,杨某某属于自陷风险,根据刑法理论,被害人自陷风险可以排除行为人的不法责任,因此,赵某某无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赵某某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理由是赵某某虽然是在生产、作业中发生的事故时,但经证明赵某某驾驶的汽车吊车不属于特种设备,没有安全规范标准,因此,无法评判赵某某操作汽车吊车是否违反操作规范。

三、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

第一、主观上赵某某具有过失。赵某某违反了注意义务,注意义务包括结果预见义务和结果回避义务,在当时的客观环境下,对与杨某某有着高度配合默契程度的赵某某来讲,其已经有了预见可能性,但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能力和现实存在的客观条件,对危害结果的发生过于自信,轻信能够避免。

     第二、发生了侵犯法益的行为,造成了法益侵犯的结果。赵某某是汽车吊车的直接操作者,很清楚钢梁固定的重要性,对杨某某的简单挂钩行为可能会造成钢梁脱有预见能力,在操作过程中有义务提醒杨某某,保障杨某某的安全,避免伤亡结果发生。赵某某在当时的情况下起吊钢梁的行为给杨某某的死亡结果造成了紧迫危险性,与杨某某的死亡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虽然杨某某自身有过错,但不能因此就排除赵某某的行为和切断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第三、过失致人死亡罪与重大责任事故罪是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关系,因为汽车吊车不属于特种设备,不在特种设备安全法及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规范范畴之内,所以赵某某驾驶汽车吊车进行生产作业没有安全规范规制,缺少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规范构成要件要素,但赵某某对操作汽车吊车仍负有一般的、普通的注意义务,应遵守基本的操作规程,因此,应按照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其定罪处罚。

综上,赵某某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上一篇:曹妃甸区院 构建新型诉侦关系成效显著   下一篇:没有了